您好,歡迎來到尤辰榮律師網!
上海離婚律師聯系電話

當傷者是投保人的家人 保險公司是否應當承擔保險責任?

作者:訴訟律師時間:2020-02-04瀏覽量:608

【案情】
    2018年8月9日,原告張某將自己所有的“福田”輕型載貨汽車在被告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支公司處投保了機動車強制保險和商業保險各一份,其中醫療費賠償限額是10 000元,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為110 000元,保險期限為2018年8月10日至2014年8月9日。第三者責任險保額是200 000元,保險期限自2018年8月10日至2014年8月9日止。原告繳納了相應的保險費給被告。
    2018年12月30號16時,原告張某駕駛保險車輛在倒車時將原告之女張某娟撞傷,張某娟送往人民醫院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
    事故發生后原告方向交警部門報案,并且原告方也向被告方報案。后原告方依保險合同向被告索賠,被告未予賠付。
 
【分歧】
    對本案中交強險的賠償保險公司無異議,而就保險公司應否給予原告賠償第三者責任險有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是:基于合同自由,當事人對與合同有關的一切事項都有選擇和決定的自由,只要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和公序良俗。本案中,雙方簽訂的第三者責任保險合同條款明確規定,被保險人及其家庭成員的人身傷亡、代管或者所有的財產損失,不歸保險人賠償,因此被告不應賠償第三者責任險。
 
    第二種意見是:張某娟雖是原告的親生女兒,但其在車下玩耍時因原告儲某駕駛保險車輛倒車不慎撞傷后經搶救無效死亡,張某娟應屬于第三者,故對于第三者責任險被告應給予賠償。
 
【審理】
    一審結果認為:原告張某與被告簽訂的保險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相關規定,為有效合同,雙方應該按合同條款履行相應的義務。張某娟因原告張某駕駛保險車輛倒車不慎撞傷后經搶救無效死亡,張某娟應屬于第三者。因治療張某娟原告張某支出醫療費1 367元,并未超出機動車強保醫療費用的賠償限額;原告張某在被告處投保了機動車強制保險和商業保險,其中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是110000元,第三者責任險保額是200 000元,而原告之女張某娟僅死亡賠償金就為19 946元×20年=398 920元,已超出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故原告主張被告應賠償原告保險金合計311 367元,有理有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支公司辯稱依據雙方簽訂的第三者責任保險合同條款責任免除第五條第一項:被保險人及其家庭成員的人身傷亡、所有或者代管的財產損失,保險人不負責賠償,但被告并無證據證明原告張某故意對其女兒張某娟實施了侵權行為,對被告的辯稱不予采信。判決被告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支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五日內給付原告張某、劉某保險賠償款311 367元。
 
    一審判決后,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支公司不服,至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審理結果認為:被上訴人張某與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支公司簽訂的交強險和商業保險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規定,合法有效,雙方應按合同履行相應的義務。該事故的死者張某娟按照保險法及相關交通法規的規定應認定為第三者。上訴人主張死者系被上訴人之女而不予賠償的理由不當,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程序合法,事實清楚,實體處理得當。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發生此類案件時,保險公司均強調該條款中被保險人及其家庭成員的人身傷亡保險人不負責賠償的規定,其目的是為防范道德風險,即避免投保人因惡意騙保而導致人倫悲劇。但上海侵權賠償律師認為,該條款不應也不能成為保險公司對于所有造成被保險人及其家庭成員的人身傷亡交通事故而拒絕賠償的依據,因為該條款屬于無效條款。保險公司在庭審中并未舉證證實在簽訂合同時明確的說明此免責格式條款,且保險公司自行設計“被保險人及其家庭成員的人身傷亡、代管或者所有的財產損失,保險人不負責賠償”的免責條款沒有法律依據。該條款將被保險人或駕駛人的家庭成員一律排除在第三者范圍之外,削弱了保險公司的義務,在我國的現行法律框架,都未賦予保險公司這樣的免責權利。保險公司此舉違反了合同正義原則,無形中免除了保險公司的責任、加重了被保險人的責任、排除了被保險人的主要權利,違背了保險法及保險行業補償原則的精神,根據法理及《保險法》第十九條之規定,本條款在法律上應屬無效條款。#p#分頁標題#e#
 
    具體到本案中,如原告儲某為騙保而故意對其女兒張某娟實施了侵權行為,則構成刑事犯罪,被告可依法不予賠償。但被告并無證據證明原告儲某故意對其女兒張某娟實施了侵權行為,儲某既是受害者也是肇事者,不存在儲某為獲取保險金額而故意殺害其女的情況,被告應按合同條款賠償保險金與原告。
 
    最后,如何計算賠償保險金數額。原告儲某因治療張某娟支出醫療費1367元,并未超出機動車強保醫療費用的賠償限額;原告儲某在被告處投保了機動車強制保險和商業保險,其中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是110 000元,第三者責任險保額是200 000元,而原告之女張某娟僅死亡賠償金就為19 946元×20年=398 920元,已超出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故原告主張被告應賠償原告保險金合計311 367元,有理有據,應予以支持。

本文由上海刑事律師尤辰榮發布,原文地址:http://www.jieya-brush.com/qqpc/jtsg/jtjdal/2255.html,歡迎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滬上找律師,就上滬律網~
上海律師咨詢熱線
上海離婚糾紛律師移動端右側浮動圖標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天堂_99久色图精品国产_国产成人aVa在线_久久无码专区外国精品